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755-26656821

公司新闻

“弹幕”可以注册商标使用吗?

本文作者:广东德拓律所  饭团

不知道现在大家用手机看视频的时候,有没有留意到,在屏幕中偶尔飘过几段话,有时候甚至是密密麻麻,连视频画面都无法观看,而正这是开启“弹幕”的效果。
 网友们可以在“弹幕”上自由发表观点评论,甚至不乏“神段子”出现,这也受到了一波拥有无限创造力的网友追捧,随着越来越多的网友参与进来,“弹幕”隐隐约约成为一种新兴的社交方式。
基于“弹幕”逐渐发展成为新兴的社交方式的前提,那么如果“弹幕”能成为下一个“抖音”,那么其中蕴藏的商机将会是多少?
于是乎,对商机有着灵敏嗅觉的人对“弹幕”商标下手了。
“弹幕”中文流行词语,指的是在网络上观看视频时弹出的评论性字幕。类似小说中行间彰显的夹批,视频中屏间飘过的评点叫做弹幕,原意指用大量或少量火炮提供密集炮击。而弹幕顾名思义是指子弹多而形成的幕布,大量吐槽评论从屏幕飘过时效果看上去像是飞行射击游戏里的弹幕。(来源于360百科)
在相关公众的普遍认识中,“弹幕”是具有特定含义的词语,当作为商标使用在某种产品或者服务上,用以标示产品或者服务的来源,相关公众无法区分“弹幕”是作为产品或服务具有的功能,还是标示产品或者服务的来源的,“弹幕”一词是缺乏“显著性”的。即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
在(2019)京73行初6506号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诉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行政诉讼中,北京知产法院就审理了“弹幕”一词申请注册在第35类“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络提供商业信息;为商品和服务的买卖双方提供在线市场”等服务上而被驳回复审的行政纠纷一案。
北京知产法院认为“”为纯文字商标虽然经过设计,但是在视觉中仍然被识别为纯文字商标“弹幕”,“弹幕”一词通常是指网络视频中屏间飘过的网友评论。“弹幕”商标指定使用在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络提供商业信息等服务上,根据相关公众的通常认知,不易将其作为商标进行识别,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性,难以起到区分服务不同来源的功能,不应作为商标注册。
附(2019)京73行初6506号行政诉讼判决书
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一审行政判决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9)京73行初6506号
原告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祖冲之路2277弄1号905、906室。
法定代表人徐逸,首席执行官。(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迪,上海力帆律师事务所律师。(到庭)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6号。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龙侠,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淑婷,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到庭)
案由: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
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0000076626号关于第26215644号“弹幕”商标驳回复审决定。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4月12日。
本院受理时间:2019年6月3日。
开庭审理时间:2019年6月18日。
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原告申请注册的第26215644号“弹幕”商标(简称诉争商标)已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情形为由,作出被诉决定,驳回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
原告诉称:一、被诉决定认定有误,“弹幕”一词指定使用在第35类的服务上,可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本案诉争商标应当予以初步审定。二、原告在第20、21、24、32、33类商品上申请的“弹幕”商标均已被核准注册,诉争商标在第35类商品上具有显著性,理应予以初审公告。三、在其他类别上均有弹幕商标获得注册,第35类上的诉争商标却被驳回,可见商标局前后审查标准不一,本案诉争商标也应予以注册。四、被诉决定适用法律错误,诉争商标应予初步审定公告。综上,请求法院判令撤销被诉决定并责令被告重新作出决定。
被告辩称: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请求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并判令原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本院经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原告。
2.申请号:26215644。
3.申请日期:2017年9月4日。
4.标识:
5.指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1-3509):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络提供商业信息;为商品和服务的买卖双方提供在线市场;演员的商业管理;商业企业迁移;计算机数据库信息系统化;会计;寻找赞助;药用、兽医用、卫生用制剂和医疗用品的零售或批发服务。
二、其他事实
诉讼过程中,原告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提交了其“弹幕”商标在其他类别上的注册情况、他人的“弹幕”商标在其他类别上的注册情况、公司介绍以及其在天猫开设旗舰店的相关证据。
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上述事实,有被诉决定、诉争商标档案、驳回通知书、驳回商标注册申请复审申请书、原告在复审程序中向被告提交的相关材料、原告在诉讼程序中提交的企业信用信息等证据材料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鉴于原告对被告作出被诉决定的程序不持异议,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规定之情形。
《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三)缺乏显著性的。”
本案中,诉争商标为纯文字商标“弹幕”,“弹幕”一词通常是指网络视频中屏间飘过的网友评论。诉争商标指定使用在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络提供商业信息等服务上,根据相关公众的通常认知,不易将其作为商标进行识别,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性,难以起到区分服务不同来源的功能,不应作为商标注册。此外,商标审查遵循个案审查原则,其他商标是否获准注册并非本案诉争商标应当获准注册的当然理由。原告提交的证据亦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使用获得了注册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综上,诉争商标的注册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之情形,不应予以核准注册,被诉决定相关认定并无不当。
综上,被告认定诉争商标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情形,驳回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理由正当、程序合法,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原告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承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程占胜
人民陪审员  毛艾越
人民陪审员  姚文斌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
法官 助理  刘晓慧
书 记 员  林子斌

【声明】    本网站发表的文章包括原创信息、转载信息和会员投稿,如您认为上述内容涉及个人、企业隐私或涉及著作权,要求修改 或删除的,请发邮件至: wangtong@dejinsz.com,我们将在一个工作日内和您联系妥善处理

Copyright © 广东德拓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0089020号